职场梗(无cp向/合写)

时空部分作者为慢慢地游。

此刻的赌场像往常惯例的一样热闹了起来。昏暗的大堂里挤满了那些以往就常来的客人。一时间,酒赌场内沸腾了起来,人们和身边的同伴交流不得不提高嗓门,却大多还是得到诸如“你说什么我听不清”的回应

随着门打开,一股寒夜的冷气倒卷进来,坐在靠近门口的人回头看着来人“谁这时候进来……”

他的同伴拉住他,小声说:“你不觉得他长得有点像这里的老板?”

旁边一桌的四人也听到了他的话,一时间,都惊异地朝来人看去。他们可没听说过这的老板有什么家属

Crico感觉到聚焦在他身上的灼热目光, 他选择性无视了那些目光。接下来大步往赌场的更内部走去,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

随着时间的推荐又更加热闹起来,人们开始热切讨论起这里的老板,有人洋洋得意地向围拢的同伴夸张地描述起来

似乎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,Crico愣了一下,眯着眼打量了下周围,然而周围却只是模糊的灯光模糊的人影,大概是自己幻听了?于是他加快了手中擦拭镜片的速度,准备仔细又不动声色地“检查”下这个地方

还真是他,自己没看走眼,Laovaan的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。踏着低沉的脚步到了在专注做事的人旁边“这不是乖孩子?怎么来这种地方。”语气里明显的讽刺,还有让人不适的冰冷

突然从右肩处传来的声音让他感到既熟悉又陌生~Crico不紧不慢地抬手戴上眼镜,又左右调试了几下,头也没回,一字一顿地说道“…好久不见啊,二·哥。”

“你还跟以前一样乳臭未干。Crico”Laovaan不怒反笑,表情看起来对一切事物都毫不在意的模样,很快他猜想是那位所谓的兄长跟这件事有所关联。忽略掉这一细节会扰乱这边吧。如是想着蓝色瞳孔里流转着不明的情绪

“那是自然~毕竟从小到大我都是顺着哥哥们的脚步走,一步一步,循规蹈矩~”Crico低头整理着搭在手上的风衣,总觉得刚才在剧场蹭到了灰尘,可这儿灯光昏暗,看不太清楚~

气氛有些压抑, 陷入了让人不安的沉寂。 Laovaan感觉自己应该重新认识一下眼前一直将真实一面掩藏起来的三弟

“这样的回答还真符合你的风格。” Laovaan点燃了一根烟,手指夹着缓缓放到嘴边,浅浅吸一口,却闷了一会才轻轻吐出来

…眼看着弥漫、升腾的烟雾,crico微微皱起了眉,自己本就不喜欢烟,然而『二哥』抽的那支却让他觉得比这整个赌场的烟味还要刺鼻~印象中,这似乎是他第一次看到他抽烟,也也许是距上次见面已时隔太远~远的让双方已看不清双方~

crico突然抬起头,自见面后第一次直视对方,镜片后的眸子在灯火的照耀下闪过一丝平静而又疯狂的光~

“…要来赌么?跟我。”

烟雾缭绕之中,往事历历,脑子越来越清醒,Laovaan很愿意享受这种孤独。抽烟的同时也静静的沉思, Laovaan平静的对上Crico投过来的视线,他勾了勾唇,不由起了好奇心“乖宝宝Crico想要什么?”

“…我想你大概也猜到我的出现意味着什么~怎么,赌一把吧,你赢了的话…”crico停顿了一下~“今天遇到你的事情,我闭·口·不·谈~”他偏头看了眼laovaan身后的桌上,那些为了金钱而狂热的赌徒,或是被一粒小小的骰子耍的团团转或是为一枚跳跃的钢珠而红了眼~

“…那些我都不会。”crico抬手点了下微微下滑的眼镜,直勾勾地看着对面的人~“最简单的吧,赌牌,抽到大的为赢,如何?”

laovaan同意了的Crico提议, 同时的Crico主动提出了洗牌这项过程

“你确定?”

“当然。”Crico没有再直勾勾的看着 laovaan,他收回视线,语气听起来对这件事情很有把握的样子

之后Crico把左手伸平,然后牌背面平放在左手前端。右手拇指放在牌的左端,食指顶住牌背,其余三指在牌的右端握住整副牌。右手指拇在整副牌的大约一半处把牌分开,其余三指松开下面的一部分,左右手各得一半牌。左手把牌握成和右手一样的姿势。手臂掌在桌面上,左右手牌前端保持着能相搭上的距离。把左右手牌交错落下。待所有牌落下后,双手把两部分牌往中间推齐。Crico主动请缨也是有他自身的目的所在

两人之前便说好了三局两胜, laovaan略微深思了下抽了张靠近底部的牌,看了眼数字情况也不算太糟糕,而让两个人感到略为意外的就是,这一局平了。但这不足以影响剩下的两局,场面非常安静,显的跟其它为了钱财而疯狂的赌徒们格格不入

看着平展铺成长条的牌,crico稍微思索了一下,顺手摸走了第一张,因为他坚信,真正的命运,是不容选择的~

“…二哥,你呢?”

评论
热度(7)

© 韵华镜中池 | Powered by LOFTER